piccolo

偏爱你眉目

来咯!

草川晴: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all邪新年24H


2019.02.05,零点开始,二十四位老师按照顺序发粮!让吴邪陪伴大家迎来新的一年。


参与人员


策划 @草川晴 

题字 @佳奈小天使啊 


【0时】 @Timi 

【1时】 @cony 

【2时】 @浊酒烫一壶 

【3时】 @黍离 

【4时】 @草川晴 

【5时】 @蒙布朗 

【6时】 @月见 

【7时】 @吴记狗蹄子 

【8时】 @徐有山 

【9时】 @vein 

【10时】 @苞谷Kongu 

【11时】 @旧客疏 

【12时】 @夜璃只会咕咕 

【13时】 @四叉 

【14时】 @Agent404 

【15时】 @予特困 

【16时】 @花糕心有甜派 

【17时】 @piccolo 

【18时】 @星辰 

【19时】 @烟异二三 

【20时】 @否 

【21时】 @君子如叽_叽叽叽叽 

【22时】 @杨杨杨杨玖 

【23时】 @埃南 


tag:all邪新年24H


敬请期待!

【我宇】深夜食堂3.0

我宣布!!!胡老师是我最最亲爱人!!我愿意把小宇分你一半!!!


七个葫芦呱呱叫:

因为赶时间没修,直接放上来了
by今天腿好长,我先社为敬
勉强算是 @piccolo 迟到的生贺?断断续续搞了三天,笛老师别打我


是卖口红的小主播
都是瞎几把写的,跟真人没有关系,禁止发散


预警:双姓,器官描写,小玩具


深夜食堂

【预】耍陀螺

明年我也等!!哭辽!!!好爱你噢!!!


广生:

 第一章


“刘老师,注意防霾!”


我答应着,手机丢在胳膊肘边亮着屏幕开着免提,批改着作业。


可能是知道是冬至而有了心理暗示的缘故,在我点外卖前,天就暗了。我记得入秋的时候有次雾很重,因为走路望着远处一片白茫茫发呆而被脚底的台阶绊倒过,还有那几天擤不通的鼻子,仿佛几粒准格尔盆地的黄沙被撒进喉咙口,咽口水都觉得干哑撕痛。


我怀念起西安的冬天,这里又哪里比得上。


鬼使神差地我抓起手机打开微信,下拉到备注为“白宇”的联系人。点开在输入框打下“最近雾霾挺严重的,你要”,瞥见上头“下次再见”的时间记录是10月01日23:18分,他的头像是只海豹拱起鼻子瞇眼笑着。我深叹息过又滑出消息界面,暗红色的草稿显示张牙舞爪地提醒着我的不端。


“怎么突然叹气了?”电话那头是和我同年入职的教师,我没有戳破她对我的心思,“是不是他们的三角函数的思考题给空着了。”她喜欢和我打电话,她的热情似是无限的,而也不介意我因批改作业而只能敷衍地重复,“嗯”或“哦”。我没听她在说什么,她也不觉得冒犯,可能是我在电话那头便足以让她觉得幸福。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


我向后靠在椅背上,捏转运动着自己的肩膀。酸胀感涌起。


“我在想,腰酸扎针要找学校报销还是找学生算账。”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面的她,笑声中的快乐似是要满溢我的房间。


我却只感到空虚的快乐,他有自己的家人与团队会给他操办好所有的琐事,衣、食、住、行,我的担心是徒劳的,我的关心又是近似谄谀的。


该被抛在记忆中的旧友,是不应该打扰他的。


不再是那个脸上会糊泥巴的白宇,他是有了名气的演员。


我本,本应该早就意识到了。


在暑假回来后办公室下午茶时间其他教师对他的赞美,或者是看到商场内荣耀的广告牌、超市内妮维雅男士的专柜。


而我会每次都会偷听着,或者呆呆地看着等身的塑料牌子,就像是他小心翼翼的粉丝,而不是他生活中过的朋友。


“早点睡吧,很晚了。”我抵着太阳穴揉着,“注意防霾。”我提醒她,她又和我讲了些防霾的方法,我能想象她说话时候飞起的眉毛和指挥家的手势。


 


白宇也不自觉地会有很多像是食草动物的小动作,但他飞扬的眉很俊,是狼毫行上冰山的一笔墨。


暗暗发亮的星星还剩几颗,月亮在云纱后驻足。我合拢窗帘,只留下昏黄的灯将房间充盈。我的心思不会顺着星星的好意传到他那儿去,我感觉到安全。


 


防霾的方法我早已烂熟于心,但我始终没有打断。她说完了,心满意足地问安后挂断了电话。


 


我打开百度准备搜些课件参考,搜索框推送有着“镇魂爆款演员白宇,2018年你有关注到他吗?”下头有着他饰演赵云澜时候的角色照片,还有一张标准照和偏紫色的童年老照片。我不喜欢《镇魂》,我经常啃着泡面看都觉得剧情太难以让正常的成年人接受。可能爆了就是爆了,我也不明白这些。里面的赵云澜不像他,又是他的一部分,赵云澜太俏皮,他私下更安静些。


我点击的次数太多,推送的经常全是他,对他的评价会有好的也有坏的。他的老照片里,穿着高领的毛衣,装着成年人那样成熟地微笑着,眼是亮亮的桂圆核。


 


“你、你没事吧?”


我的脚上因而留了条很浅的疤。


 


我上初中那年随着父母亲从上海搬到西安住下。上海的房出租给外来打拼的青年人,几年来房价飙升了几倍,房租也相应地长了挺多。至今,我仍接受着额外的零花钱,来补贴现在每月需缴的房贷。


那是我来的头个月,被母亲催着到街区的小花园去认识些同龄人。小小的短裤茬,还不懂上海与西安的不同,只知道树上扒着的知了一样在夏天叫个没完没了。


 


“咻!咻咻!”他那时候已经是被孩子围圈中心的那个孩子,短短的一头毛就像是狗啃的参差不齐,面颊圆圆的,正舞动着手上的小鞭子,眼儿是弯弯的小船,手挥下、抽动着脚边的陀螺。我那时候是第一次见抽陀螺,就不自觉一点一点挪脚从背后靠近了他。他估计是太专注着,根本没注意到我,只叫结实的一鞭子狠狠地拉拽打过我的小腿。


那是第一次,陀螺因我停了下来。


 


合并作业本,红笔夹在批到的那本。拌面凉了,我戳了几下,它们黏糊成一坨。我扣回塑料包装盖,放回外卖袋、扎回结,就像是我接手时还热腾腾、没涨时的样子。我将它丢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没吃饺子,也没有吃汤圆的冬至。夜很长,我迟迟没能找到时间来删除那行草稿。


tbc。


有空了再写!


笛老师 @piccolo 生日快乐,这篇写到您明年生日差不多能写完。


事事如意,要开开心心的。

因为新版太难用了,我只能选择退出…………啥时候给我恢复了啥时候再回来


【暴卡】亚伯拉罕的燔祭

我哭辽!!病中一发安慰剂!!!


白加得百:

完整版


ABO设定,暴乱×Omega卡尔顿


前情提要:卡尔顿与第一个实验者艾萨克提及“以撒英雄论”,暴乱与卡尔顿初见,问卡尔顿是否想过上帝如果让亚伯拉罕燔祭自己,他又是否愿意?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AO3链接在此


链接已多人测试可用,链接没有问题。


打不开可能是网络问题,麻烦多等一会儿,谢谢!


手机实在打不开,还愿意赏脸看的麻烦用电脑试试,谢谢!


别在评论里发链接打不开,谢谢!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piccolo 完整版投喂你~

苦于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壁纸只好自己动手p了一张,原图是官网找的剧照,把剧名logo的水印给去了

【暴卡】亚伯拉罕的燔祭

我留下幸福的泪水!大噶等着!我一定督促老白好好搞ao3,绝不吃独食


白加得百:

ABO设定,暴乱×Omega卡尔顿,一发完


前情提要:卡尔顿与第一个实验者艾萨克提及“以撒英雄论”,暴乱与卡尔顿初见,问卡尔顿是否想过上帝如果让亚伯拉罕燔祭自己,他又是否愿意?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序言


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


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艾萨克,不需要担心。


这是一个出自圣经的名字,对吧,艾萨克?


上帝对亚伯拉罕说:献祭你的儿子,让我看看你能为了信仰牺牲多少。你和亚伯拉罕最为珍视的东西近在眼前,但你知道这个故事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吗?


不是亚伯拉罕的牺牲,是以撒。


我从来不知道上帝有什么旨意,但对于我来说唯一从未改变的是,以撒是这个故事里的英雄。你即是以撒,艾萨克。看看你的四周,看看这个世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战争,饥饿,这个世界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要我说,上帝已经抛弃我们了。祂没有信守承诺,但现在……你和我将要修正这个错误。艾萨克,你要相信这一次我们可以!


这一次,我不会抛弃我们!


看着幸运到有幸让共生体第一个进入,却不幸到最终“进化”失败的男人,卡尔顿直勾勾盯着那具尸体,直到共生体平安无事地脱离出来,黑发科学家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来了句,“下一个。”*








“你怎么在这儿,甜心?是不是迷路了?”卡尔顿蹲下身,勾起的嘴角带着最为迷人的微笑,他习惯于这么隐藏自己,即使震惊于女孩深夜出现在她不该出现的地方,卡尔顿还是温柔体贴地摸了摸女孩那卷曲柔软的金发,“我送你出去吧!”


迷路的是你,人类。


本不属于女孩的嗓音贸然出现,蛰伏于女孩体内的共生体舒展流质触手,独裁者骄傲的在半空中现了行,大张着獠牙,吐着长舌,宛如救世主般带着企图统治整个房间的傲慢。


年轻的黑发青年微微一愣,随即绽放笑颜,“哦!我的共生体!难以置信,你居然能重新回到我身边!”卡尔顿的声音因为极度兴奋而颤抖,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用仪器扫描眼前这个金发女孩的生命体征——这是卡尔顿迄今为止见到的最为完美的样品。短短几秒中内,卡尔顿几乎在脑中制订了一整套实验计划,以便得知配型的条件。当然,第一步就是将女孩骗进封闭观察室,“欢迎来到生命基金会,我是卡尔顿·德雷克。”


暴乱。共生体的统治者。


“统治者?”卡尔顿扬了一下眉,表达了就对这个说法极大的兴趣,年轻的科学家一时间难以处理如此之大的信息量,连带语调都是上扬的,“我确实没设想过共生体有明确的阶级区分这种可能性。”


迷途的羔羊。


银灰色的独裁者发出了一声轻笑,近乎放松地伸展开来,它甚至伸出了触手,近乎怜悯地抚摸着黑发科学家的脸庞。暴乱不太理解地球,但经历了这六个月来地辗转颠簸,按照地球人的思维逻辑,眼前这个男性欧米伽大概可以算是漂亮的类型。看着欧米伽被高领打底衫紧紧包裹住的领口,暴乱微微眯了眯眼。


你要知道,不是你找到了我们,而是我们找到了你。


“当然,对此我非常荣幸。”卡尔顿有几分疑惑,却还是保持着温润如玉的笑颜。人体实验还没进行到百分百适配这一步,卡尔顿也不太明白此刻暴乱为什么并没有选择进入他体内,进行融合?吞噬?不!卡尔顿更愿意用“进化”,他相信共生体将是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阶段,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人类和共生体共同未来的第一步,而其中的关键就是自称是共生体统治者的暴乱。黑发科学家直勾勾地盯着暴乱那银灰色的流质躯体,该死!难以置信地令人着迷!


“我该怎么做?不!我该怎么帮……”


你帮助我?不,不!是我帮助你完成……进化。我喜欢你的这个用词,写日记是个好习惯。


“谢谢。”卡尔顿几乎是被暴乱逗乐了,那双漂亮的深棕色眸子里笑意流淌着,几乎要就此溢出,“难以置信,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什么都知道。


暴乱抛弃了旧宿主的躯体,进入卡尔顿的体内,这简直是暴乱这六个月来所找到的最完美的宿主。欧米伽的身子是柔弱了些,但对于共生体来说所有的人类都太过于脆弱,经过强化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相比之下,找个相对强壮的身体,远不如选择一副适配程度更高的躯壳,而且卡尔顿的身子确实能让暴乱更舒适些,他的信息素更是令暴乱一时沉迷。更何况要完成百分之百的结合还需要点别的。暴乱不容置疑地抚过黑发欧米伽的每一寸肌肤,独裁者满意于新宿主肌肤的触感,不像之前那个小女孩一样纤细,不像老妇人般干瘪。卡尔顿是个欧米伽,姿容姣好的欧米伽,身体修长,腰肢柔软,却难得的肌肉还算结实,难掩长年严于律己的痕迹。


你需要我的帮助,我能帮助你率先完成进化,这是你值得独享的禁果。


“我感觉到无穷的力量,但……这不算进化完成吗?”


不!远远不及完成!


“那……我该怎么配合您?”


暴乱并没有解答卡尔顿的问题,反倒是直视着欧米伽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适配度较高,完成初步结合的卡尔顿已经与暴乱拥有了心灵感应。暴乱感觉得到,眼前的黑发欧米伽,眼底的崇拜、敬仰愈发鲜明。


您?我喜欢这个称谓。你读过圣经对吧!以撒英雄论,很好的想法,口才也不错,也难怪你会成为领导者。


“谢谢。如果您喜欢,以后我就这么称呼您。但您还没告诉我……”卡尔顿那双大眼睛里闪烁着疑惑,暴乱的一缕触手探出轻触了一下欧米伽的薄唇,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卡尔顿点了点头,顺从地安静下来,暴乱对此特别满意,它甚至分出一缕触手抚过欧米伽敏感的颈部以示奖励。


燔祭以撒。故事很好,我很喜欢。你认为自己是亚伯拉罕对吧?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上帝要求亚伯拉罕用自己献祭呢?


“不,我不认为自己是亚伯拉罕。而且我们都知道献祭自己的不是亚伯拉罕对吧!*”


你会成为救世主的。


“不,我们。”


暴乱几乎愣住了,黑发欧米伽看似孱弱的外表之下,那颗勃勃雄心令人着迷,哦!拥有无上权力,妄图只手遮天的欧米伽,听着就让人胃口大增。暴乱很想尝一尝他的新宿主的味道如何,但这么适配的身躯实在难得,更何况暴乱一时间也说不出为何自己特别喜欢卡尔顿身上那泛着一丝丝苦涩的甜味,它盯着卡尔顿半晌,这才回应了那句话。


对,我们。我们会成为救世主的。






*这段话来自《毒液:致命守护者》电影,卡尔顿劝说第一个实验者艾萨克(Isaac,圣经中译为以撒)


*圣经中出现过多次献祭,而其中唯一一个献祭自己的人是耶稣,卡尔顿这句话是个隐晦的一语双关,而且电影中卡尔顿确实说出了“上帝抛弃我们”和“这一次我不会抛弃我们”两句话,个人认为卡尔顿就是觉得自己会成为救世主。




————TBC————


后续还有,但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后续内容暂不放出,单私喂 @piccolo 


我去研究AO3了,有机会再发后续吧~

【犹如蛇引诱夏娃偷尝禁果】
跟老白 @白加得百 聊暴卡的脑洞聊出来的苹果梗,文就快出了,先打一波广告!真的超级好磕!!我好爱黑皮总裁omega(ง •̀_•́)ง

搞点清淡的拉郎,章宇白宇双鱼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