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爱死他了。

杂食,除双关年下以及冬叉外不是很在意其他任何cp的左右位问题,默认无差。以上两对cp的图全部不可拆逆,谢谢。因为基本不会多打tag,请不要就cp问题来ky,如果fo我前没看清这些,来ky就别怪我拉黑。

【EC】【鲨美】应对 08

08
“也许你应该学着适应,我不能一直在你身边!从现在开始你得自己应对这一切了。Erik。”Erik满身是汗地从睡梦中惊醒,梦中的那句话仍旧回荡耳边,是Charles,Erik清楚的知道是他,Erik从来不会认错Charles,即使仅仅是个梦。

Erik从床上起身,他需要一个热水澡来冲洗掉刚刚从噩梦中带来的余悸以及冷汗。是的,Erik刚刚久违的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Charles不见了,就在他面前,一点点消散,化作一片烟尘。

就像是个三流爱情电影,男主人公悲伤的看着自己的爱人离自己而去,Erik自嘲地想,不过那天Charles看自己的眼神实在太过悲伤,然后自己竟然一直念念不忘,如今竟然还做了个这么荒唐的梦。也许是我太想他了……

Erik没有考虑过回去这个选项,这对他而言太过奢侈,没人比他更加清楚自己不回去的理由。他太过尖锐,而Charles又太过柔软,每一次相遇或重聚,Charles都被自己狠狠的伤害。

对付天启时,Erik质问过Charles还要等到自己失去什么才会甘心,却忽略了Charles的感受。直到天启要夺取Charles的躯体之时,Erik才猛然醒悟,其实每一次失去最多的是Charles。第一次是双腿,第二次是Reven,第三次是学校,最后连性命也差点失去。而这些,或多或少都是自己直接或者间接造成的,Charles已经伤痕累累,而Erik认为自己有责任让最大的危险因素远离Charles——他自己。

Erik失神落魄的坐在浴室的地上,任由细密的水流喷洒在身上,他缓慢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双手抱住自己,试图回忆上次拥抱Charles是什么样子的,最终还是无力地松开手臂,也许痛苦的回忆太多,甜蜜的瞬间却被磨损得厉害,无法读盘了。他把头埋在双腿间,一丝带咸味的水流划过腿部的肌肉,最终合并到更多的正常的水中,一同消失在排水孔。

“为什么,心这么空?”是谁在说话……

########################

James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以及新能力。这是Charles在前不久留给他的“礼物”,或者说“遗产”会更为贴切,毕竟Charles在那天和他有过一次深入的谈话之后就消散了,正常情况下。

当然不能算全部,那天在谈话接近尾声的时候要求James来代替他作为X教授活下去,Jmaes下意识要拒绝时Charles一反常态的拿出Micheal来威胁他,出于无奈James只好同意Charles。但是Charles知道自己的时间不长了,且又怕James找到了Micheal之后反悔。于是就和James约定,当James成为X教授一年后,自己留下一点意识会引导James找到Micheal。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James出于无奈就只好答应了他,于是,就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在Charles消散之前,他恳求James把身体借用一个小时,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嘱托一个人。

而一个小时后,James的意识在那个增强脑电波的实验室中醒来时,觉得自己仿佛挣脱了某种枷锁,又仿佛失去了什么。没有Charles在耳边唠叨,James甚至觉得有些不习惯,转念想到,Charles应该已经消失了,James心中出乎意料的微微酸涩。虽然Charles只是仅仅利用自己,可是作为一个领袖而言,他是伟大的,这也是James能够答应Charles恳求的原因之一,无私的人总是值得尊敬。

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James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被Micheal这傻子牵绊住,可是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就仅仅剩下他们相依为命,James还是默默忍下了这群熊孩子。

很显然,James最近生活的主旋律就是学校这群嘈杂的熊孩子。

“教授!风暴女又把湖边的树弄倒了!”

“教授!有人把花园的草全部烧了!”“教授!Jean说她要离开这!说是受不了镭射眼总是提到上次那个手中冒钢爪的!”“教授!快银把几个学生扔到房顶上了!”

“教授!” “教授!” “教授?”

James没想到第一次动用能力就是这么大规模。他把每个出问题的熊孩子都脑了一下,在脑海中教训了他们 一顿之后成功因为能力使用过度而晕倒在轮椅上。

(回过头看了一眼之前的几章,简直不忍直视,我会重新修改之后放一起。)
突然意识到,我一直没放过前几章的链接,我有醉
看这里

TBC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