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常年犯困

【EC】应对 09


(这章回忆杀!想要闪避的请闪避,略过这章不影响整体阅读,最后狗血!!!开车预警!!!)
全文戳这里          上章08传送门

Erik不知道怎样开始新的生活,现在的他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一无所有。自从那晚他梦到过Charles之后,脑海中就充斥着Charles,他的笑容,他的哭泣,他的痛苦,他的无助,他的.....
快乐的总是很少,痛苦的永远是大多数。

而更多的则是Charles一脸平和地和他下棋的样子,那是Erik记忆中为数不多的,两人少有分歧的一段时间。
那时的Charles还很开朗,总是流露出爽朗开怀的笑容,不是之后那种忧愁又勉强的笑。Erik边下棋会边讲一些笑话逗弄Charles,Charles会回击一个黄段子弄得Erik脸红不已。

沉浸在这些回忆里的Erik无心去管他人,或者自己,他开始尝试独居在一片森林中,周围甚至没有任何铁制品,每周出去采购足量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同时把在森林里找到的一些小东西卖了换钱维持生计,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也许有一天他会忍受不了这种单调乏味,没有野心的生活,他会找到Charlea向他忏悔,乞求他的原谅,但不是现在。虽然Charles总是那么轻易原谅自己,仿佛能包容自己不堪的一切。就是这样的Charles才更加让Erik无颜面对,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成了一个顽劣的孩子,这也不是Erik想要的。

Charles永远都能保持那种平衡的距离,虽然很亲近,但是谁也走不进他的心里。Erik曾经以为自己走进过,事实证明Erik仍然不能与Charles所谓的人类相提并论。

人类对待变种人残忍而自私的做法固然让Erik对他们抱有极大的成见,恶意。但是Charles一心一意维护人类的行为却隐秘的激发了Erik对人类的更深一层的敌意,他不希望Charles的目光过多的放在别人,尤其是那些令人作呕的人类身上。

那时的Erik从没意识到这是什么诱导着他。在Logan带领Charles过来营救他时,在Charles相隔十年才见面就给了他一拳之后,Erik对Charles的怨怼一并的爆发。

可是,十年的牢狱让他学会隐忍,他甚至还能笑着和Charles打招呼,没人感受到那笑容背后深深的寒意。
这张面具没能够在Erik脸上停留多久,所有的伪装和假面都在Erik看到Charles随身带着的那块怀表里一张照片后被击毁——那是Moira!那个人类女性,沙滩上害Charles瘫痪的罪魁祸首!

Erik的愤怒溢满胸腔,他呆在那个塑料监牢中十年都没有看到过Charles,但是Charles却时时把那个女人的照片随身携带!Erik不是不知世事的小姑娘,十年的空闲足已他认清自己的心思。

如果只有友情Erik不会有任何理由对Charles有那么深的占有欲,可是奇怪的是,这些事情,他是在那天梦到Charles之后才陆陆续续的想起来,同时想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另一件发生在Erik看到Charles身上的照片之后,发生的,对他们的关系造成无可挽回的破损的事。

Erik在之后,强暴了Charles。

人总是犯了错之后才悔过,绝大多数时候,悔过都不过是蒙骗自己内心的谎言。

Erik知道这一点,他同时也清楚自己也没有丝毫立场来要求Charles怎样。

那年沙滩上Chaeles就已经同他分道扬镳。感情却总是来得比理智更加冲动与炙热,Erik无法说出抱歉,歉疚却如同毒药慢慢腐蚀他的内心。Erik松开了Charles嘴上的铁圈,把早已被唾液浸湿的领带从他口中拿出来,之后小心的抱住Charles,和他一起躺在书桌上,他把Charles圈在怀中,下巴抵着Charles头顶的发旋,一遍遍抚摸着他的五官,嘴巴无声开合“抱歉,我很抱歉...我不该这么对你......Charles,原谅我...”

Erik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不知过了多久,他在黑暗中突然看到Charles在他怀里转过了身,蓝色的眼睛仍旧充盈着水雾。

Erik下意识的想要开口,但是他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不仅如此,他甚至连动都动弹不了,Charles的能力已经恢复了。

Charles声音很沙哑:“我去看过你,每年都看过好几次,有时候你背对着墙,我看不清你的表情,有时候你在睡觉,不是很安稳,我想摸摸你,可是那个房间我进不去......没有人知道,我也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教授的立场也许根本就没有那么坚定...”

Charles咳嗽了几声,刚刚一大段话对于现在虚弱的他负担不小:“至于照片的事,那个怀表是Moira送给我的,我早就消除她的记忆了,没有意外,我们这辈子大概没有机会见面,这是她唯一的礼物,仅此而已......”

Erik看着Charles缓慢的解释他愤怒的两件事,心头滋味难明,他很清楚,Charles读取了他的思想。忽然,Erik想到既然Charles读取了意识,那么是不是连自己对他的心思都已经明白了?

Charles的眼睛没有对上Erik的目光,他视线低了低,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Erik,你知道这么是错误的,事情不该是这样,之前的事,今晚的事,都错了,我应该把它纠正,只要你把什么都忘记就好了......”

Charles顿了顿,抬眼直视Erik,眼睛闪烁着一种令人沉醉其中的光芒,Erik甚至都忘记Charles刚刚令他几欲发狂的话,痴痴地看着那双蓝色的漂亮眼睛。Charles缓慢地说:“你应该去找一个温柔的妻子,然后,会生下一个可爱的孩子,你会忘记现在,相信我。”

一阵困意向Erik袭来,他的眼皮慢慢的怂拉下去,视线里,Charles困难地从他怀抱中挣脱,一点点移下了桌子,捡起地上还能稍稍遮体的衣服,爬着出了书房,然后一片黑暗。

之后Erik仍旧是那个心怀愤懑,偏激固执的Erik,他用一整座体育场向人类展示了自己的肌肉,却在失败后安稳的找了个女人,在偏僻的小镇生活了下去。

Erik一直不记得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就熄灭了所有野心,到现在,他才想起来。

他要找Charles,他要问个清楚。

TBC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