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爱死他了。

杂食,除双关年下以及冬叉外不是很在意其他任何cp的左右位问题,默认无差。以上两对cp的图全部不可拆逆,谢谢。因为基本不会多打tag,请不要就cp问题来ky,如果fo我前没看清这些,来ky就别怪我拉黑。

【拔杯】逆向恢复 03(ABO设定)

    第二章戳这
(眼见自己每天立flag立得起飞心情也是hin复杂,这章依旧反转,上章看到威尔不是狗狗有没有惊讶呢?(猥琐笑)

说来话长的大致意思等同于这件事情很复杂再等同于肯定很不愉快,我不怎么想提及。

作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汉尼拔听懂了威尔的言外之意,于是他温和的回道:“很乐意倾听,亲爱的威尔,我刚好做完了今天的工作。”

“你应该没问题吧?”他反问威尔。

威尔消沉地抱着杯子窝在沙发里,点点头“不过,我可能表述不怎么清楚。”

“没关系。”

“.……”

一条狗比人的破案率还要高,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怕都是奇耻大辱,简单来说,他们在外界的眼光看来就是狗都不如。

稍稍优于常人的人都会遭到那些充满恶意之人的刁难,更何况一只狗。恶劣的人并不会因此而消停,而只会愈加恶劣。

比尔在威尔走之前被托付给了杰克,本来杰克对于比尔的上心程度不下于对他自己,比尔基本和杰克同进同出,同吃同住。

事情在三个月前发生了一些变化,杰克的妻子患上了癌症,胃癌晚期。起初杰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妻子试图对他隐瞒真相,可再深的秘密又怎么能够瞒得过枕边人?杰克在清理脏衣篓的时候发现了他妻子的病危通知单。

真相来得迅速,残酷而又冰冷,昨日还生气勃勃争吵好胜的人今天就只能躺在病床上等待死神来收割自己的生命。杰克很快就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工作,更何况比尔。

可怜的比尔被杰克移交到一个信任的下属手中。杰克不在乎比尔的破案率有多高,在他看来越高越好,而他下属不能不在乎。比尔破获的案件越多,杰克越是受益,可他们不同,他们面对的是杰克和人们的双重批判。

当一个人受益过多更多人却无法受益时,针对个人的攻击会随之而来。

比尔在杰克下属手中过的日子可想而知,它被驱使日夜不停辗转于各个案发现场,却在完事之后却得不到一点食物,被扔在FBI办公楼的下面风餐露宿,和流浪狗并无二致。

比尔是条生性温和的狗狗,它认真而负责的完成人们给它的任务,勤恳的工作,换来的却是最不公平的待遇,身为一条狗,它不懂人最复杂和阴暗的小心思。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墙并不是一句笑话,而是事实。

因此比尔在一个平日态度对它最为恶劣的FBI手下被驱使时,咬了那个人一口,大庭广众之下。

没人在乎比尔为什么会咬人,他们只见到它咬了人。结果对于一些人来说总是最重要的,更何况这些人心中无时不刻都在诅咒着比尔。

附近的人们都围了过来,比尔被他们拳打脚踢,铁棒,砖头,石子,交替着击中比尔已经瘦骨嶙峋的躯干,他们不敢下死手,但是仅仅是疼痛都足已让比尔发狂。
顺理成章,比尔趁着人群的间隙带着累累的伤痕逃跑了,最后不知去向。

当杰克知道比尔失踪的时候,已经时隔差不多一个礼拜,这还是在杰克主动询问之下才有人吞吞吐吐的说出来的。

杰克大发雷霆,下了命令让那些蠢货把比尔找回来,然后他通知威尔,告诉威尔他的狗失踪了,得知消息的威尔正在假期,第一时间就买了机票赶回了巴尔的摩。

当威尔结结巴巴的讲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天几乎都黑了下来,他手中的咖啡也变得冰凉。

威尔慢慢从自己的情绪中抽离出来,面对汉尼拔时多了一些疏离,他本性就害怕和人有过多的接触,这种不好的回忆瞬间让他更加疲于和人交流,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和汉尼拔并没有相熟到这个份上。

汉尼拔敏锐的察觉到这些细节,这显然不是他所期盼的。

于是汉尼拔开口:“威尔,我今天刚好有一些不错的食材,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

预料之中,威尔从不善于拒绝他人,在经过短暂的犹豫之后威尔答应留下来吃晚餐。

汉尼拔在帮威尔换过一杯咖啡后,愉悦的进入厨房开始准备晚饭,他想好了,今晚可以吃烤猪脑,他得补补自己的脑子......

一开始是客厅里比尔叫得大声,汉尼拔不甚在意,然后是咖啡杯打碎在地上的声音,汉尼拔能保持淡定,他风度偏偏的在厨房里询问威尔需不需要帮助,回答他的是威尔失控的尖叫,客厅里噼里啪啦传来一阵阵东西落地破碎的声音。

汉尼拔无法保持淡定了,他扔下手中的锅铲,迅速回到客厅,场景异常诡异。

一具血淋淋的尸体面朝上躺在客厅和进门的走廊之间,他家的门是开的,一条血迹从外面延伸到尸体身下,看得出这全是这尸体身上的血。而尸体本身更为可怖,他身上的皮全被剥了下来,眼五官全部暴露了出来,死不瞑目。尸体周围是散乱破碎的杂物,显然是威尔刚刚砸过去的。

汉尼拔悚然一惊,威尔不见了。

他随着比尔持续不断的低吠一路跑过去,越是走,越心惊,按威尔走的方向,这是汉尼拔自己用来解尸藏尸的地方!

汉尼拔心中暗自神伤,他对威尔仍旧有不小的兴趣,如果因为这场意外就杀了他实在太过可惜。最糟糕的是,自己暴露的可能性也极大。

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汉尼拔赶到自己的密室时,密室的门已经被暴力打开,从痕迹上来看,是用铁锤砸开的。

比尔正趴在门口哀哀的呜咽,不知道何种原因它没敢进这扇门。

汉尼拔绕过比尔,小心的推开那扇门,一股冷气铺面而来。这是为了保持尸体不那么快腐烂,汉尼拔特意放置的制冷设备,同时无数塑料薄膜包围着整个密室,层层叠叠的,使得这里看上去如同迷宫一般,这不仅仅是为了方便汉尼拔收拾狼狈的解尸现场,也方便于汉尼拔有兴趣时玩猫鼠游戏。

现在,汉尼拔自食其果,他不能一下子就找到威尔,这间密室显然不算小,至今为止,汉尼拔都处于被动状态,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如这几天的遭遇。

他谨慎的扒开一条又一条的塑料薄膜,查找每一个可能藏人的角落,都毫无收获。突然,他灵光一闪,快速穿过这些塑料薄膜,走到密室最里面,那是他用来完成作品的地方,那里正停放着汉尼拔迄今为止最得意的一个作品,为此花费了十多具尸体,有些尸体仍旧停放在旁边,那里也是整个密室气温最低的地方。

不用到近处,汉尼拔就看到人威尔的背影,他正矗立在汉尼拔的作品下面,细细欣赏。见状,汉尼拔放慢了脚步,他得从背后一举制服威尔。

“黑暗和残暴,血腥和冰冷从来都很相配是不是?莱克特博士?”没等汉尼拔靠近威尔便率先开口问道。

汉尼拔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于是大方的走出来“愚昧的人总是向往光明,以为那能给他们带来幸福,但是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追求光明,堕落往往却只有一瞬,真是讽刺。”威尔没等汉尼拔回答,继续自话自说。

汉尼拔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不是一个刚刚眼见一个人在他面前死去受到刺激的人该有的表现。这甚至都不像威尔,尽管他和威尔有着一样的外貌,空气里漂浮的信息素也在告诉汉尼拔,这是个Alpha,但威尔是个Beta。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人甚至和汉尼拔一样,都是个沉溺于掌控他人生死的的人,是个Killer。

“你是谁?你绝对不是威尔!”汉尼拔眯了眯眼,眼前这个人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那人转过头,歪着嘴对汉尼拔邪邪一笑:“威尔?那个胆小懦弱的,需要人时时哄着的小狗?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连自己性别都不愿意承认的蠢货?”

话音未落,他抬起腿对准汉尼拔的肚子就是一脚,汉尼拔早早就防备着他,因此在他刚抬起脚时就往左边一侧身子,伸手抱住那人的腿,往前一拉,那人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在倒下之前,他被汉尼拔抱在手中的腿一发力,往后使劲一拉,汉尼拔一时不察被拉得一个踉跄,和他齐齐朝地上倒下。

那人被汉尼拔重重压在身下,趁这个机会,汉尼拔一手剪住他的双手,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整个身体死死压制住他的身体。

汉尼拔在经过这么短暂又剧烈的打斗有些微微喘息:“说!你是谁?刚刚发生了什么!威尔在哪!”

身下那人即使是被制住,脖子被卡在他人之手,仍旧冷静得可怕,他低低的笑了一下,换了个嗓子,收敛自己浑身的Alpha信息素,开口变得有写厌厌的“怎么了,汉尼拔,我就是威尔呀!比尔还在门口等我们出来呢!”

                        TBC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