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爱死他了。

杂食,除双关年下以及冬叉外不是很在意其他任何cp的左右位问题,默认无差。以上两对cp的图全部不可拆逆,谢谢。因为基本不会多打tag,请不要就cp问题来ky,如果fo我前没看清这些,来ky就别怪我拉黑。

【EC】【鲨美】应对 11

上章10请戳这

11

 

欲望总是被我们囚于深渊。大家都知道它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般,一旦被打开就会令世间颠倒。

 

Erik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把欲望压制得太久,现在他的欲望想要争先恐后的喷涌而出,理智没有任何阻拦的力量。

 

他想起了关于Charles的一切,想起了那个混乱的一夜,却愈加想要把他拥入怀中,Charles柔软的唇瓣,精瘦的腰肢,似痛苦似欢愉的喘息萦绕在Erik的脑海。他仿佛一个对毒品上瘾的瘾君子,不断吸食着他们的那些回忆。

 

很快就不用这样了,Erik甜蜜的想到,我不再是万磁王,我可以是泽维尔学校的一个校工。

 

这样愚蠢的想法Erik已经反复想了好几遍,他甚至想着见到Charles时第一句要说什么,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歉意和爱意。就算这样他仍旧觉得远远不够。

 

所以当他从Hank口中得知Charles不愿意见他时格外错楞,在他自己的设想中,不存在这么个情况,他以为Charles会欢欣鼓舞的来迎接自己,自己则会报以诚挚的歉意,并且会向他倾诉自己的爱意。以前的Charles从来都是这样,Eric恍惚的想,原来还是变了。

 

很快,他就从这样低沉的情绪里走出来,Erik本来就是要向Charles摊牌的,他准备把自己最深的想法都展现给Charles,用以弥补这么多年来错失的空缺。于是Erik找回自己的头盔,他得确定Charles在见到他之后不能直接用能力把他赶走。

 

James对于学校里的一切事物除了在初始阶段有些手足无措,之后便开始如鱼得水。一开始他以为自己会很快露馅,但是所有人,包括和Charles最亲近的Hank和Reven,甚至是Jean,都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对,他们正常的交流,一起近距离的生活,好几次Charles都觉得自己要演不下去了,其他人对于他表现出的异样熟视无睹,如同一场滑稽而劣质的话剧。

 

之后,他很快明白,这可能是Charles临走之前干的事,让他们潜意识相信自己。James至今不承认Charles真的死了,这一切发生得快速而充满戏剧,因此真实感被降低了好几个层次,还有一个连James自己都不愿直视的原因:Charles走了,就没人能让自己回去,回到原来的世界。

 

带上头盔的Erik就是万磁王,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即使是,也会尽量避免与他的交锋,毕竟天启一战之后,他的恐怖实力有目共睹。

 

Hank为难地看着一脸严肃的Erik:“教授不愿意见你!即使是这样也没用。”他有点担忧学校,毕竟整栋房子内部都差不多是金属结构。

 

Erik呲着一嘴尖牙:“让我见他,不然我把学校拆了!”他敏锐的察觉到Hank对学校的担忧,做了个挥手的手势恐吓他。

 

Hank头上的血管炸炸地疼,Erik现在的表现堪称一个无理取闹的三岁小孩,绝对三岁不能多!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教授很强硬的表示不想见Erik,但是Hank还是诚实地执行这个决定。

 

Erik看到Hank守住的门的举动,觉得自己随时都要爆发,这个混账小子怎么这么不识趣!Charles不想见他那能叫不想见么?那叫欲拒还迎!额,虽然他也不是很懂……

 

James站在厚重的窗帘下看着两人对峙,从Erik第一次找上门被他拒绝了之后,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一次看到戴着头盔的Erik更加觉得不妙。看这势头,不见一面是不行了,他对自己的演技还是很有信心的。

 

于是James直接在Hank的脑内对他说:“让他进来吧,我在书房等他。”

 

Hank脸上一抽,木着脸对Erik说:“进去吧,教授同意见你了。”他就知道最后会这样,教授在Erik的事情上,底线从来低得可怕,Hank暗自撇嘴。

 

书房里的James没来由地背上一寒,浑然不知自己替Charles背了个锅。

 

Erik则一脸喜色,他飞速地绕过碍事的Hank径直往书房飞去,推开门,就见到了一脸阴沉地坐在书柜旁边的Charles。

 

看到这幅模样的Charles,Erik自觉的收敛了一下自己,虽然他情商一直都低得可怕,但是好歹还是有的。直觉告诉他,现在不适合表白。

 

James在看到Erik一脸莫名的激动和紧张得表情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麻烦大了。这种表情他很熟悉,Micheal的脸上曾经出现过很多次,在看自己的时候。

 

而且,Erik和Charles那点过往,James作为一个承接过Charles能力的人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能够扮演好一个和蔼的长者,睿智的教授,英勇的斗士,冷静的决策者,合格的领袖,却独独很难扮演一个情人。

 

这种最亲密的关系,可以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了如指掌,大到言行举止,小到眼神动作。如果不是Charles之前留下的那些后手,Charles只怕当场就要露馅,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这次Erik是纯粹为了他们两人的感情而来,James隐瞒不过Erik。

 

因此,即使James极力掩盖住自己的情绪波动,他脸上的表情仍旧十分阴郁。这些看在Erik眼里,则成了对他的谴责。

 

他看着坐在那里的那个人,恍惚都觉得有些陌生,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在他迟钝的大脑彻底死机以及Charles宣判他的死刑之前,Erik艰难的想到了他俩从前最爱的一项活动——下棋。

 

“你想下棋么?”Erik走近问James,他细细的看着他眼边的皱纹,他们都已经不再年轻。

 

“不!我现在没有心情!”James的内心已经开始慌乱起来,虽然他脸上没有任何表示。他没想到Erik来这么一出,和Charles以高超的棋艺著称相反的是,James简直就是棋类终结者,除了在拍戏的时候能装装样子,其他时候,他根本就不碰这些,Erik一上来就直戳死穴。

 

Erik狐疑的看着James:“你不是Reven吧?Charles可从来不会拒绝这个。”这是事实,即使在Erik和Charles关系降到冰点,一见面就如同生死仇敌的逆转未来时期,Charles也从未拒绝过Erik下棋的邀请,这是他们的微妙共识。

 

James的表情开始出现裂痕,他觉得,Charles可能忘记给Erik做个催眠了,万万没想到自己辛苦维护了大半年的伪装要在这种事情上被无情打破。

 

事实证明,James错了,他的伪装没有破在这上面,而是在另一个更具有说服力的地方:Micheal。

 

(啊,还有两章就要完结了,有种如负重释的感觉,总算没坑,虽然有很多次想着坑了算了,反正没人看ozr结果还是坚持下来了,后面两章,我争取这个星期内写完,有想看小番外的可以说一声哟)

 

                                TBC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