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爱死他了。

杂食,除双关年下以及冬叉外不是很在意其他任何cp的左右位问题,默认无差。以上两对cp的图全部不可拆逆,谢谢。因为基本不会多打tag,请不要就cp问题来ky,如果fo我前没看清这些,来ky就别怪我拉黑。

【超蝙】布鲁斯的生日礼物(The Day)上(PWP两发结束)

*剧情bug请忽略不计(如有撞梗,纯属意外。),这是辆车,上车请刷卡。

*人物属于他们彼此,OOC是我的。

*有私设,老爷生日官设有几个,我选了动画版的2月16号,但背景并不全是动画背景!

*背景混合了BvS和致命玩笑动画的设定(动画设定补全BvS空白设定,时间私设。)

*不负责简介:克拉克准备在布鲁斯生日这天给布鲁斯一个惊喜,戴安娜给出了一个小建议。

(诈尸……被自己拖肉的能力折服……然而我真的只想吃肉啊啊!腿肉好难割、哭瞎)

 

上(镜内)

 

“你满意吗?布鲁斯?蝙蝠侠?我的大蝙蝠,我的爱人?”克拉克的手划过布鲁斯的臀部,扣住布鲁斯的大腿。

 

布鲁斯一口咬上克拉克的肩膀,微微喘息,“满意。”

 

 

One

 

2月15号,早上六点,天气阴沉且寒冷,刺骨的风把人骨子里最后一股热气慢慢的吹散。克拉克穿着一件蓝色条纹衬衫,左手拿着一杯咖啡,右边腋下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资料,肩上背着他的公文包和一件米褐色西装外套从他公寓楼下那家小咖啡店匆匆推门而出。

 

昨天晚上,佩里在他的办公室扯着大嗓门用克拉克本就岌岌可危的年终奖来威胁他快点交稿,被一堆稿子淹没的克拉克根本没经过细想就直接应下了佩里的一堆要求。

 

债多不压身,克拉克一边敲着键盘一边苦笑,他对一旁优哉游哉喝着咖啡的路易斯诉苦,“我明天不交稿佩里会杀了我么?”

 

路易斯探头探脑的朝佩里办公室看了两眼,对他耸肩,“自求多福吧,他看上去暴躁极了!”

 

路易斯把手中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拍了拍他肩膀,“在星球日报,即使你是普利策奖得主也得按时交稿子,更何况你不是。”她拿起克拉克桌上的一份没动过的资料,“这个我就帮你做了。”路易斯俯身在克拉克耳边压低声音说,“就当是为你减负,毕竟后天可是布鲁斯生日呢。好好准备吧,小伙子。”

 

克拉克看着路易斯潇洒的背影一时没反应过来,布鲁斯生日?

 

他迅速的打开浏览器谷歌了一下布鲁斯的生日,最后在一大堆数不过来的花边新闻里确认了布鲁斯的生日2月16号,就在后天!

 

天呐!克拉克想要抱头呻吟,他和布鲁斯交往了好几个月,但是都不知道布鲁斯的生日!时间紧迫,上哪找布鲁斯的生日礼物都是个问题。

克拉克马上谷歌了一下布鲁斯最喜欢的东西,结果搜索结果出来了一大堆什么俄罗斯长腿美女,夏威夷海景别墅,独家定制私人飞机,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克拉克即使再不清楚布鲁斯也能赌上他一个月的薪水,布鲁斯绝对不是真心喜欢这些东西,额,起码蝙蝠侠不。

 

“你在干什么!”一声怒吼在克拉克背后传来,吓得他手中的鼠标直接掉在地上,“我不是让你把那个球星的绯闻先处理一下吗!”

 

克拉克不用回头就知道是佩里,但他还是得回头迎接暴风雨,“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想着报道哥谭那只蝙蝠的事了!”佩里的唾沫星子溅在克拉克的脸上,“即使是报道蝙蝠侠的赞助者也不行!”,他逆光的身影加上如宏的气势就像是位天神一样,怒目圆睁,刚好克拉克也只能看清楚佩里的眼睛,“现在!马上!滚去把你那个该死的拖了一星期的稿子给我写完!”

 

佩里说完,把一沓新的文件扔在克拉克的桌子上,再次使劲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克拉克嘘了一口气,抹干净脸上佩里的口水,拿出手机给戴安娜发了条信息:我想,我可能需要找你咨询一下某些方面的问题,你有时间吗?

 

 

Two

 

2月15号,早上6点半,街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凉得更加透彻了。克拉克抱着他那堆宝贝资料站在星球日报大厦对面的面包店门口,雨丝不断飘到屋檐下,克拉克的黑框眼镜上不一会儿就被雾满水珠,可他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摘下眼镜。

 

“需要帮忙吗?小伙子?”戴安娜裹着一件驼色的风衣抱了几个面包从面包店里出来。

 

克拉克转过头看了一眼戴安娜,犹豫了一下就直入主题,“你知道明天是布鲁斯生日吗?”

 

戴安娜正拿出一个热乎乎的牛角包啃得起劲,闻言眉头一挑,“别告诉我你今天才知道?全世界都早就知道了!小记者!”最后小记者那三个字咬得很重。

 

克拉克脸上闪过了小记者式的窘迫和羞涩,“不是的,是昨天才知道的,你得知道,我从不看他的花边新闻”他显得有点黯然,“他也从不主动和我提起他的任何事情。”

 

戴安娜一脸吃惊,“你们可是在谈恋爱啊!见鬼!有哪对情侣会不想更多的了解彼此?而且你怎么会把布鲁斯的生日和花边新闻联系上?”然后她想到了什么,叹口气,“好吧,从来不主动说,这倒是布鲁斯的风格。”

 

克拉克低下了头,脑门上那根卷毛都似乎显得和主人一样无精打采,“布鲁斯出现在报纸上几乎都是在娱乐版块,我不想看他和别人的绯闻。他的生日大概也只会出现在那个上面。”

 

克拉克盯着自己的脚尖,那上面溅上了几个泥点,“我也是完全不称职吧,身为布鲁斯的男友。”

 

戴安娜拍拍克拉克肩膀,安慰这个大个子,“听着,氪星小伙子!没人试过和蝙蝠侠谈恋爱,也没人和超人谈过,这对于你们两个人而言都是个挑战,这也是你为什么会找我的原因不是吗?”

 

“你觉得布鲁斯会喜欢什么吗?作为生日礼物什么的。”克拉克认真的看向戴安娜。

 

“一个完全坦诚的你。”戴安娜看着克拉克若有所思的说,“他不缺什么,即使缺了也不是你能填补得上的。但你们是情侣。”

 

“即使是蝙蝠侠和超人在谈恋爱,最终也需要向正常情侣那样互相袒露自己的心声。”戴安娜说,“这次是个好机会,同样是个好礼物!”

 

克拉克狐疑的看着戴安娜,“你确定管用?”他随后又说,“即使我选择对布鲁斯袒露心声什么的,可是布鲁斯会相信我吗?”

 

“不要对自己这么不自信嘛!小伙子!”戴安娜对克拉克璀璨一笑,“这不是还有我么!”

 

克拉克这是眼睛余光瞟到了一眼手表,早上7点半!

 

“我得走了!戴安娜!”克拉克想起了昨晚佩里催稿时那张狰狞的脸,以及漫天飞舞的唾沫星子,“佩里要是看到我迟到,那我可能都不能活着见到布鲁斯了。”

 

“那么,什么时候你下班了,再给我打电话。”戴安娜刚好把手上那个牛角包全部塞进了嘴里,“我会告诉你怎么准备庆祝你和布鲁斯一起度过你们在一起之后他的第一个生日的!”

 

 

Three

 

2月15号,晚上10点,小雨终于停了下来,街上的积水倒影着街边的灯光,朦胧得虚幻。克拉克终于赶在佩里彻底发飙之前交上了稿子然后赶到了和戴安娜约定的地方。

 

“你确定这个管用?”克拉克扯着戴安娜刚刚给他系在脖子上的真言套索,“我觉得这玩意看上去就像是个狗链子!”

 

“并且我还觉得找你做参谋实在不明智!”克拉克一刻也不停的抱怨,“对布鲁斯袒露心声他就会让我上他了吗?说实话,我之所以这么急切的想要找个送个东西给他,是因为他最近似乎都不想和我上床。”

 

“我为什么会说这么多话?戴安娜!”克拉克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

 

“我暂时不知道这法子对布鲁斯有没有用,但是它对我起作用了!”戴安娜对克拉克微笑,然后用自己的高跟鞋尖锐的鞋跟使劲在克拉克的脚背上碾压。

 

“钢铁之躯无所畏惧!”克拉克看着在自己脚面上使劲摁的高跟说道,“你再怎么碾我也是没有丝毫作用的。”

 

“我都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欠揍呢!”戴安娜微笑,“如果你还想我下次再帮你,就快滚去哥谭找那只蝙蝠去吧!就要到十二点了!生日祝福可不能晚点!还有!记得告诉他你脖子上的是我的真言套索!”

 

克拉克意识到真言套索确实威力非凡,于是闭口不言,朝戴安娜感激的点了点头,就冲天而起,朝哥谭飞了过去。

 

“和女人的约会还迟到!你得长点记性了!”戴安娜对着克拉克飞走的方向撇嘴。

 

Four

 

2月15号,晚上11点48,连绵一整天的雨终于停了下来。克拉克捧着一束在来时的路上顺手采到的野花落在韦恩布鲁斯房间的露天阳台上。

 

韦恩庄园的每一间房里都铺满了地暖,因此室内温暖如春。而窗外算得上寒风凛冽,阳台上巨大的玻璃窗因为两边的温差升腾起白雾,克拉克无法看清楚房间里的场景。

 

他走到窗户旁边,手指摩挲着玻璃,发出一阵吱吱声音,一行字飞快的出现在窗户上:I love you ,what ever I am,what ever you are……

 

这一招还是戴安娜教给他的,布鲁斯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他害怕亲近的人离他远去,也害怕自己有一天终将离去,只有不断的承诺才可能让他安心,或者说觉得真实。

 

超人其实很虚幻,太过完美而显得像是一个神明,小记者克拉克对于布鲁斯而言更加真实。他来自堪萨克斯州,有个母亲叫玛莎,有点穷,每天要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住着几十平米的小公寓,爱看书,有点怕他的主编佩里,因为佩里总是拿克拉克的年终奖来要挟他交稿子,他甚至像很多美国人一样都爱吃街边的热狗……

 

克拉克特意穿上了超人的制服,不仅仅是克拉克在和布鲁斯谈恋爱,超人也在和蝙蝠侠谈恋爱,克拉克需要让布鲁斯知道,即使是超人,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氪星人。

 

意料之外,布鲁斯并没有开窗,房间里面黑洞洞的,克拉克透过自己的字朝里面窥探,空无一人。

 

根据阿福的说法,布鲁斯每年生日都会留在韦恩庄园度过12点,切开一个巧克力蛋糕,然后才去值夜。克拉克有些疑惑,他只好掏出布鲁斯之前给他的钥匙打开落地窗的锁进去。

 

冷风随着克拉克一起进入了这个屋子,温暖的气息顿时被冲散,月光铺散了大半间屋子,接着微弱的光亮,克拉克注意到了地上散乱成一堆的被子里面还包裹着一个人。

 

布鲁斯,克拉克几乎就瞬间确认了他的身份,蝙蝠侠的披风从被子的边缘露出了一点。

 

克拉克走过去,跪坐在地板上,把被子里的布鲁斯扒出了一点,布鲁斯在同时睁开了眼,翻身一蹬,克拉克一下子被他压在下面,他的脖子被布鲁斯紧紧掐住掐住,布鲁斯黑色的瞳孔散发着一种漠然情绪。

 

克拉克躺在地上,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是我!”

 

他一连喊了好几声,布鲁斯逐渐回神,他看着克拉克,慢慢松开了手,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喘息,像是经过了一场极为激烈厮杀的动物。

 

布鲁斯从克拉克的身上起来,“小丑刚刚从阿卡姆越狱出来了。”

 

“我最后找到他的时候,他把戈登当做畜生一样的锁在笼子里,戈登的女儿芭芭拉,她这辈子都不能站起来了。”

 

“最后我把他抓回阿卡姆的时候,我试图让他回头,他笑着跟我说了个笑话,小丑的笑话。”

 

“两个人一起逃离精神病院,但是在逃离的路上有一个狭缝,第一个人跳过去了,第二个人却胆怯了。第一个人有个主意,他对第二个人说,我带着手电筒,我会照在两栋房子之间,你可以踩着光和我一起走过来。第二个人却说,你当我傻吗?你不会在我走到一半的时候把它关掉吧?”

 

布鲁斯笑了,克拉克看着他捂着肚子,笑得难以自抑,“我真的觉得很好笑。”布鲁斯对他说。

 

克拉克从地上爬起来,他把布鲁斯的手再次放到自己的脖子上,让他触摸到自己脖子上的真言套索。

 

“今晚我不会对你说谎,这是戴安娜的真言套索。所以,这个笑话不好笑。”克拉克凝视着他,脸上带着一股布鲁斯前所未见的认真。

 

叮咚,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老式古董撞钟上方的一个口打开,猫头鹰跳出来咕咕的叫,克拉克抱住了布鲁斯,“生日快乐!”

 

布鲁斯这会已经没有再笑,该欢乐的时候他却显得悲戚,“为什么不好笑,他是对的,第二个人连自己都无法保证他能一直拿着那个手电筒为第一个人照明,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不能就是不能。”

 

克拉克只有更紧的拥抱这个男人,“你知道吗?我不是一开始就是超人。我只是个小镇男孩,有个包容我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我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最终我扛起了属于超人的责任并不是因为我有超能力,也不是因为我是氪星人,仅仅只是我需要去守护那些我在意的东西,比如玛莎,比如路易斯和佩里……比如你。”克拉克把布鲁斯的头对准自己的头,他们互相看着彼此的眼睛。

 

“你不需要当第一个跳过去的人,我已经在这边了,我打好了手电筒,我把光投射进狭缝的黑暗里,我不会半途撤下去,我会等你信任我,我等你跳过来,我们一起逃离精神病院,我绝对不会松手。”

 

“你满意吗?布鲁斯?蝙蝠侠?我的大蝙蝠,我的爱人?”克拉克的手划过布鲁斯的臀部,扣住布鲁斯的大腿。

 

布鲁斯一口咬上克拉克的肩膀,微微喘息,“满意。”

 

不可言说部分走简书。(微博最近熟人越来越多,且并不混圈,太尴尬了。)

*有埋了点关于下的小细节,不知道你们猜出来了吗?嘿嘿。


评论(13)

热度(105)

  1. 异想天开piccol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