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爱死他了。

杂食,除双关年下以及冬叉外不是很在意其他任何cp的左右位问题,默认无差。以上两对cp的图全部不可拆逆,谢谢。因为基本不会多打tag,请不要就cp问题来ky,如果fo我前没看清这些,来ky就别怪我拉黑。

【斗奇】赐我梦境上

*啊!易燃易爆炸!每个cp的必经之路(bushi)!现在没资源剪就只好写了(摊手)虽然最后跟这个没一毛钱关系了……

*私设如山,斗篷拟人设定,人物属于他们彼此,ooc是我的。

*治肾亏,不含糖,不收刀片靴靴。(你们应该看过V4了吧…v4都看过了,还能有多虐呢?)

 

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与我沉睡,还与我蹉跎无慈悲。

 

01

 

“Dormammu,我是来谈条件的。”Stephen一句话还没完全地从喉咙里吞吐出口,他的身体就被从地上突如其来的巨大突刺被穿破。斗篷想要抵挡住突刺,横过来拦住突刺的攻击,却仍旧是螳臂挡车,他甚至没能坚持住一秒就被撕破。突刺没体而出,Stephen和斗篷被钉死在一处。

Stephen在垂下头颅,眼神将近涣散之际,他隐约看到一双手抚上自己被鲜血浸透的脸颊,冰冷的手拭去滚烫的血液,让Stephen有一瞬间的回神。他费力的想要看清楚这双手的主人是谁,这双手却温柔的捂住他的眼睛,一个声音问,“Stephen,疼吗?”

“疼,很疼。”Stephen说。

“我也疼,我会陪你一起疼,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那声音告诉他。

Stephen想要问他是谁,可剧烈的疼痛和眩晕把他几近撕裂,胸腔被贯穿的地方血液上涌,堵住了他的喉咙,时间快速倒回,他没能来得及问出一句你是谁。

“Dormammu,我是来谈条件的。”

 

02

 

惨叫,呐喊,房屋在不远处一点点湮灭在一团团瑰丽而神秘的绿光之中,绝望的人们五官扭曲着,伤者匍匐想要逃离,火焰四处蒸腾,不一会儿就吞噬了这些笼中惊慌失措的仓鼠,这一幕就像是人间地狱。

Stephen能清晰的看到他们每一处的细节,绝境里不带丝毫作伪的情绪,崩溃的,绝望的,卑劣的,惶恐的,一一掠过。

不是这样的,Stephen浑身无力,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拯救了他们,一切都已过去!

“是这样吗?你是这样想的吗?你甚至连你自己都救不了!”一个恶毒的声音如毒蛇般在他脖颈间游走,嘶嘶出声,仿佛随时都要用那张带着毒牙的口钉入他的血管。

“你看看!,你是如此的无力,你就像你的双手一样,都是废物!”那声音猛然把他推倒,Stephen从高处坠落至深渊。

再睁眼,他发现自己正面对着Dormammu,那个燃烧着火焰的头颅用他邪恶的目光注视着Stephen,忽然闪现的火焰把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的Stephen吞噬,炙热的烈火一寸寸腐蚀着Stephen的躯体,痛苦让他连出声都是一种煎熬。

他的胸口却不似被烈火炙烤的刺痛,那是一种被巨石压住窒息感。

“没有阿戈摩托之眼,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Dormammu嘲讽地对他说。

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Stephen混沌中想。可他的脑子就像是被锈蚀了一般,难以思考。

Stephen挣扎着从梦境中睁开眼,身下的床单已经半湿了,他的嗓子眼就像是被人强行倒过一瓶硫酸一样,就连肌肉稍稍蠕动都如同在刀子上滚过,鲜血的铁锈味从他的喉咙冒上鼻腔,这是失水过多的反应。

然而,Stephen发现梦中那种窒息缺氧的感觉却没有伴随梦境消退,反而更加真实。

Stephen正准备把视线移到自己的胸前时,他的眼前突然被一张脸占据,紧接着Stephen干涩的唇被对方吻住,清凉的水顺着对方的嘴流到Stephen的嘴中。

Stephen仅仅一愣就挣扎起来,对方死死地按住Stephen的四肢,双唇更是纹丝不动,直到把口中的水全部渡给Stephen才恋恋不舍的松口。

Stephen几乎是在同时怒吼出声,“给我滚下去!”声音却嘶哑和无力,被吻过后湿润的双唇颤抖不止显示他的主人有多气愤。

男人委屈的看着Stephen,听话的从他的身上爬起来,坐在床边。Stephen撑起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下意识就要去摸床头的悬戒,一摸落空,一种罕见的恐慌从Stephen的心中升起,梦中那个邪恶声音说的话再次飘荡回他的耳边,“你和你的双手一样,都是废物!”

一双修长的手捧着悬戒递到Stephen的面前,男人讨好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快夸我快夸我,Stephen甚至都能想象他如果有尾巴,现在尾巴一定和看到主人的小狗一样摇得飞快。

等等,主人!Stephen一顿,准备攻击的姿态一下子放松下来。刚刚是在太过激烈,他甚至都没太过注意男人的长相和穿着。

就在刚刚撇过一眼,Stephen发现这个男人一头火红的头发,穿着一身红色烫金边的法师服,脖子上甚至带着阿戈摩托之眼,怎么看怎么眼熟!衣服上那些烫金花纹分明是他的斗篷独有的,而在他睡觉前,他取下阿戈摩托之眼交给斗篷守护。

真相在一瞬间拨开云雾见月明,Stephen那份恐慌的情绪如同潮水般消退下去,现在他只剩下一个疑惑,斗篷怎么变成人了?

斗篷看Stephen半晌没反应,只是盯着他的脸怔怔出神,愈发的委屈起来,他把手上的悬戒一扔,爬到Stephen的面前一把抱住他把自己的头贴在Stephen的脸上轻轻的蹭。

Stephen被这种过于亲昵的行为吓到了,他连忙推开斗篷,“咳咳,你是Cloak?”

斗篷抬起脸,兴奋的点头,抱着Stephen的脸又亲了一口。Stephen费力把这颗毛茸茸的脑袋从自己的脸上摘下来,然后他意识到一件事情——斗篷从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Cloak?”Stephen皱着眉头问他。

斗篷的眼睛看向Stephen的时候简直熠熠生光,他连连点头,又想凑上来亲吻Stephen的脸颊,被事先做好准备的Stephen挡了下来。

这下事情就不好办了,斗篷不会说话,自然也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人了。Stephen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背光电子屏时间指向凌晨两点,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需要找天亮之前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以及准备应对斗篷变成人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不过,当务之急确实先洗个热水澡。Stephen摸了摸自己油腻的后背,刚刚在噩梦中出现的盗汗现在已经干了,黏糊糊的贴在他身体上,格外令人难受。

Stephen起身,斗篷也跟着他一起从床上爬起来。

“不许跟上来!乖乖给我待在卧室!”Stephen呵斥道。

(你们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没?)

                                              TBC

 

 


评论(19)

热度(73)

  1. LEONpiccol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