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colo

爱死他了。

杂食,除双关年下以及冬叉外不是很在意其他任何cp的左右位问题,默认无差。以上两对cp的图全部不可拆逆,谢谢。因为基本不会多打tag,请不要就cp问题来ky,如果fo我前没看清这些,来ky就别怪我拉黑。

【Gradence】感官练习(PWP一发完)

*Graves X Credence

*梗概:部长的一次邪恶教学(一辆吱吱呀呀瞎叫唤的破三轮,请不要介意,我仍旧没能表达出脑洞的百分之一,他们带感程度的千分之一,哭泣。)

*人物属于他们彼此,ooc是我的

*又是一次冲动型犯罪,所以请不要拘于细节。(也不知道这个有没有撞梗,如有撞梗,抱歉。)

 

 

Credence搂紧了大衣,低着头走进了一条黑暗的巷道。街道喧嚣的声音一下就被巷子隔绝,初冬冷冽的风呼啸催过这个狭窄的地方,如同刀子一般割过人的脸颊,地下道的热气通过铁栏蒸腾出一片片灰白的水雾。Credence一脚踩破了一团正向高处飘逸的水雾,他找到一个背风且隐秘的地方靠墙蹲下,蜷缩在袖口里的手不住轻颤,一丝丝血腥味甚至从里面逃跑出来。

 

“怎么,你母亲又打你了?”一个沉稳的男声突兀的问道。

 

Credence猛然抬起头,惊喜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冰冷麻木的灵魂似乎一下子得到一股热流的浇灌从而变得鲜活起来,“Graves先生!”他局促的站起来,不安的捏着衣角,苍白的嘴唇嚅嗫着。

 

Graves缓步走到他的面前,一手抱住他低下的头颅,一手拿起他的一只手。那只被Graves拿起的手上伤疤纵横交错,本是修长清瘦的手因为被抽打过变得青肿,一些血迹从破损的皮肤里钻了出来,凝固在手上。Credence因为Graves突如其来的亲近浑身僵硬,但很快他就慢慢放松下来,Graves的怀抱是如此的有力和温暖,有那么瞬间他似乎产生一种Graves的怀抱能为他挡住一切伤害的错觉,几乎在同时,Credence听到了一声极为沉重的叹息。

 

Graves放在Credence头上的手轻柔的拍了拍,再次叹息一声,“这些都是你不必承受的,Credence。”他停顿了一下,“只要你能找到那个孩子,那个特殊的孩子,我会带你逃离这一切。”

 

Credence抬起头,眼神中带着希翼的火光,“Graves先生,您能教教我魔法么,就现在!”说完他又低下了头颅,“对不起,是我太唐突了。”Graves看着他颈间幼嫩白皙的皮肤,那里因为受冻微微泛红,正是最鲜美可口样子。他心头微微一动,把Credence从自己怀里扯出来。

 

“站好,让我好好看看你。”Graves对因为他突然的举动而显得像只受惊的小鹿一般的男孩说到。男孩因为他的命令更加局促的站立着,他习惯性的低下头,这副姿态是他面对“妈妈”时惯常的表现,却不是Graves现在所想看到的,尽管私下里Graves更为满意他这种服帖的样子。

 

“抬起你的头,Credence!”Graves说。他的面目本就严肃,两条粗黑的眉即使不皱起来也给人一种不愉快的错觉,此时Graves用他这张英俊而冷肃的脸下达了命令,这让极度缺乏安全感的Credence愈加惴惴不安。

 

他顺服的听从Graves的命令抬起头,挺立了身子,“Graves先生。”怯弱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求饶的意味,“先生,我做错了什么吗?”他咬着下唇,那表情几乎就要开始啜泣了。

 

Graves静静地打量着这个大男孩,不,应该能算得上是个男人了。Credence看上去甚至比他自己还要高上少许,清秀的脸上已经开始显示出一个男人应有的棱角,或许,叫青年应该更加恰当一些。

 

“你想要修习魔法是吗?”Graves的口吻中带着一些引导和诱惑的意味,这种语气使得Credence稍稍振奋。

 

“是的,Graves先生。我想成为一名巫师!”Credence眼睛盯着Graves衣服上的纹路,回答道。

 

“可巫师不是那么容易成为的,我需要校考你的资质。Cradence。”Graves走近了一些,目光在Credence身上四处游走。

 

“我可以的!”Credence惊慌的说,“我可以接受校考!”

 

“你决定好了吗?”Graves走得更加近了,他的脸几乎就贴着Credence的脸,他把一只手习惯性的放在Credence的脑后,“你准备好了?”

 

“我准备好了!”Credence语气坚定,这回是他直视着Graves的眼睛说的。

 

“那么下面听好了!我的要求。”Graves语气忽而变得严肃起来,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意味。Credence身体瞬间绷紧,紧张得甚至有点儿颤抖。

 

“好。”Credence说。

 

“那么听好了,一,不许质疑我发出的任何命令。”Graves贴着Credence的耳边轻声说,“重复一遍,我的男孩。”

 

“一,不许质疑您发出的任何命令。”Credence紧张的重复。

 

“二,不许说不,不能有任何拒绝性行为。”Graves慢条斯理的说出第二条。

 

“二,不许说不,不能有任何拒绝性行为。”Credence继续重复。

 

“最后,三,在任何情况下不许主动碰我。”Graves顿了一下,“准备好了吗?”

 

“三,在任何情况下不许主动碰您。”Credence紧紧抿了下双唇,“我准备好了。”

 

“身为巫师,首要的便是忍耐和专注。”Graves深沉的说,“并且你同时得学会调控好自己的感官,因为它有时候会妨碍到巫师施法。”

 

“比如你在和别人对战时负伤,疼痛就会影响到你的专注,这时你就该学会忍耐,并且忽略痛感,因为,这时一个失神你可能就会因此而丧命!”Graves循循善诱。“听懂了么?”

 

“嗯!”Credence似懂非懂的回答,眼神中流淌着迷惑的色彩,巫师的世界对他而言就像是一片黑色,Graves正在给他一点点照亮黑色,向他展示巫师世界的斑斓色彩,他几乎是全神贯注的认真听着Graves说的每一句话,而另一丢丢的思绪留给了Graves仍旧留在他头上的手,那种温暖让他眷念不已,他贪恋其中。

 

“那么接下来我就要校考你对于感官的控制和忍耐的力度,”Graves松开了他,退后好几步,用一种漠然的眼神看着Credence,就仿佛Credence是一件死物一样,“脱光你的衣服,Credence。”

不可言说部分戳这里

评论(26)

热度(91)